A nerd, not a fan.
(一块读书笔记自留地)

一些时候-[JRJ]

(・∀・)温柔的肉伊伊和小男孩似的杰杰鸟 一百遍也看不厌

young cabbage:

/不成文脑洞


/狭窄的新居


/OOC,OOC,OOC






便条


Jason从狭小的门厅一路挤过来,最后几步差点被堆得到处都是的箱子绊趴。客厅地面上乱七八糟,电视开着。


簇新的冰箱上有一张Roy的便条:


“酷J,


出去搞点儿吃的了。回来之前你随便换台吧。


以及我们可能丢了几箱东西。有我们干净衬衣的那个箱子哪里也找不到了。


非常爱你。给你带泡泡糖回来。


R.”


Jason非常顺手地从冰箱顶上摸到一根笔,在便条上划拉了个“傻子”。之后他就走回来,把自己扔到了不怎么崭新的沙发上,一只手搁在饥饿的肚子上。






Roybots


新房子特别狭小,还没有厨房。最宽敞的客厅很快被Roy拿来当临时工作区了。电视机后来被放到了沙发上,沙发被挤到紧贴着墙壁放。


Jason跟Roy一起盘腿挤在沙发上吃杯面。一只roybot正在他们头顶清理天花板。


“那个混账小铁皮干嘛非要一边干活一边唱歌?”Jason吸溜进一口面,抬头看看,不友好地问。


“这是它的性格。”Roy也仰起头,“小家伙待会儿还要清理墙壁呢。”


“你还给它设置性格?”Jason说。


“融合了你跟我的性格。”Roy说,“开朗又刚强。”


“让我看看有多刚强。”Jason抓起地板上一个空啤酒罐捏扁,朝小roybot砸了过去。于是小roybot眼睛闪烁着把头扭向他:"F**k you."


“你打扰它工作,它就骂人。”Roy解释。


Jason的神情很有趣。他继续低头吃面。“叫它改了这毛病,告诉你,不然它就别想待在我的房子里。”


Roy用意味深长的、温和的笑脸着看他。






生气的Roy


有时候我们真的会吵架。Roy心想,可是这次你谁也怪不了,Jason。


他正坐在地板上修一个没什么用、他也根本不想修的大瓢虫吸尘器,Jason正待在他们的卧室里不知干什么,门半掩着。他们谁都不理谁快一个钟头了。


Jason今天回来的时候终于在门厅里绊趴了,他爬起来之后就没有停止过恶声恶气。


他抱怨该死的新房子真狭小,让他甚至都没地方下脚。外卖难吃。他们的干净衬衣全被寄丢了而他正要命地想换衬衣。他们的工作那么辛苦而有些客户却就是不肯给个好评价——


“你得改改你跟别人说话的态度。”Roy好声好气地说,“你老是想提示他们你‘一下子就能把他们给揍趴喽’。不能这么个脾气。不能坚信你之外的人都是傻子。”


于是Jason好像得到了什么提示一样把矛头对准了Roy。他开始报怨Roy搞的“杰伊与罗伊”五金连锁生意亏掉了他们多少钱,而这笔钱本来可以多么有用,比方说不用暂住在这么个火柴盒里。他说别人可能觉得Roy是个了不得的天才还是怎么着但他必须得提醒Roy他有一些特别明显的、天生的、可能再也救不了的愚蠢特质。


于是事情就发生了。Roy挺自然地、没怎么多想地搂住他,在他一边脸颊上亲了亲,想来句宽慰的话,结果Jason冷冰冰地抬手用手背把那个吻擦掉了,看也不看Roy。


Roy愣了一下,耸耸肩起身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Jason似乎把这事忘了,问他现在几点了。Roy没有搭理,坐在地板上忙自己的,不回头。Jason又问了一遍,Roy响亮地打了个喷嚏,仍然不搭理他。


这有点儿反常。不过Jason也耸耸肩,走开了。


不一会儿以后Jason坐到沙发上抱着电视机看起来,还时不时大力砸几下沙发,发出一些特别响亮的笑声。这也挺反常的。但Roy还是头也不回。


之后Roy起来去了趟卫生间,推门出来的时候Jason在外面怪叫一声,猛地上前探出爪子想吓他一跳。但Roy一点都没被吓到,面无表情地绕过Jason,走回他的工作位,坐下,继续背对着Jason。


Jason从没见过这么反常的架势。 而Roy心里想的是,当Jason想蠢的时候他可真蠢。


现在,一个钟头差不多都过去了。Roy听着Jason情绪不稳地咔嚓咔嚓吃了个苹果,到处走了走,好像还盯着自己的后背看了一会儿,然后慢吞吞地进了卧室。他们那扇门不怎么崭新,吱嘎吱嘎,关上了又自己打开了一半。


Roy终于爬起来过去看了看。透过半掩的门能看到Jason坐在窗子旁边的椅子上,有点儿不知所措地挠了挠鼻子尖。


看到这位年轻硬汉的样子,Roy一下子有点儿难过。


可这是你的错。Roy想,我不能老是一下子就原谅你。


Jason又挠了挠后脑勺,继续坐在那把也不怎么崭新、瘦瘦歪歪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鞋子尖。有一瞬间他特别像个不自在的中学生。


他把袖子卷了起来,Roy看见他露出来的手肘上破了一块。


说不定就是在门厅磕的。Roy想,更难过了。可是鸟儿,你也伤了我的心。


Roy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区。


没有过很久,Jason从门内挺谨慎地、缓慢地露出来半张脸,发现Roy正坐在大瓢虫上,腿伸得长长的,抱着臂,看着他。


哈,看他瞧见我之后的那个表情。Roy想。


Jason挺尴尬,不过还是出来了——毕竟他自尊心非常强——做出一副恰好要来客厅拿点儿东西的样子。


路过Roy时,Roy伸出一只脚去拦他,看着他。


“我寻思——”Roy说,依然抱着臂,没有笑,“你想对我说点儿什么?”


Jason凶恶地、满不在乎地看着他,也抱起臂。


鸟儿,Roy看着他心想,要是你能跟我说句道歉——虽然这相当不可能,因为你肯定还是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


不过很快,一种惨怛的表情从Jason脸上快速掠过。然后他耸了耸肩,向Roy俯下身,好像挺勉为其难、挺不耐烦似的,扒过Roy的脑袋,把他的嘴唇压在自己的一边面颊上贴了贴。


你真是要了我的命了。Roy想。一边绝不放过时机地用手臂箍住Jason——“我也很对不起,鸟儿。”




冬天的早晨


雪已经停了,到处又冷又安静。Roy穿着Jason的一件绒夹克,站在他们那辆早就不用了的、被厚厚的雪给罩起来的旧皮卡旁边,把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一盒圆石子一枚枚朝远处掷去。


石子远远地落到雪面上,轻巧地跳了几跳,然后就静静地躺在那儿了。


Roy起劲地挥着手臂,一次比一次掷得远。石子一个个远远地顺着雪面滑走了。


一枚石子砸中了被雪掩起来的某个东西,发出“当”的一声,被弹开了。声音很响亮。


Roy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再远一些的地方,更多的雪平滑地扩开去,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Roy喜欢这样的时候。他转身回去了,满不在乎地在门框上把靴面上的雪踢掉。


屋子里,窗子旁边,一只小锅咕嘟嘟地在煮东西。几天前新搬回来的一盆植物旁,一个眼睛闪烁的roybot正抱着膝盖坐着休息。哪里也没有Jason。Roy在屋里找了一圈,然后去了后门。Jason正站在那儿的台阶上看着远处的什么,只穿了一件毛衣。


Roy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走过去从他身后抱住他,使劲儿用下巴硌了硌他的肩膀。


Jason一动不动。过了一段时间,Roy抬手揉揉他的头发,近乎无声地在他耳边说:“你要像个雪人一样就站这儿了,嗯?”


他又用手心试了一下Jason的鼻尖,不出所料冻得冰凉。Jason拽住他那只手,转过身,跟着他一起进屋去。


“你在想什么,鸟儿?”Roy温和地问,把门带上。


“没什么。”Jason懒洋洋地说,从桌上的一罐饼干里拿了一块送进嘴里,“一下子想起了我老爹。躺在墓地里的那个。”


他额头前的头发乱蓬蓬的,穿着那么件宽大的、织得很厚实的毛衣,非常像一个特大号小男孩,一只手揣进裤兜里,漫不经心地吃着那块饼干。







评论
热度(70)
  1. 阿鲸鲸XDyoung cabbage 转载了此文字
    (・∀・)温柔的肉伊伊和小男孩似的杰杰鸟 一百遍也看不厌

© 阿鲸鲸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