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nerd, not a fan.
(一块读书笔记自留地)

【Spideypool】【授翻】Villain 反派 第二章 下

 

 “史蒂夫……史蒂夫。史蒂夫!”

超级士兵嘟哝一声,睁开双眼。布鲁斯放大的脸出现在他鼻尖。布鲁斯平日里温和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紧蹙的眉头。

“起来!我得给你看些东西。”

“机器……”罗杰斯含糊不清地说,他在睡袋里坐了一会才爬起来。“那台机器能用了吗?”

 “算是吧。”布鲁斯环顾四周,确定其他人都还在睡觉之后才说。他们决定在这台机器能运转前先稍事休息,不过科学家们从没停下休息过,一直研究到现在。差不多过了一个半小时了。布鲁斯打了个手势,把一只手指压在嘴唇上,示意史蒂夫跟上他。

“不要吵醒他们。尤其是威尔逊。”

“什么?”罗杰斯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睡袋里打鼾的雇佣兵。他们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韦德相信他现在帮不上什么忙,好好休息一下才是消磨时间最好的办法。

“为什么?他应该第一个知道进展啊。”罗杰斯说着脸色苍白起来,他扬起眉毛问,“帕克有危险吗?”

布鲁斯看起来正深受困扰,他沉默不语,伸手按了几个操作台上的按钮。一组新的数字出现在屏幕上。

“不,我不这么认为。情况会变好的。”

“上帝啊。你什么意思?”

罗杰斯靠近屏幕,仔细阅读上面的信息,但是他不明白它们代表着什么,他摇摇头以示迷惑和焦急。

“布鲁斯,到底怎么了?现在机器似乎已经被激活了。”

“它在部分运转,但是还不能被使用,现在还不行。”布鲁斯回头看了一眼,确保没有人还醒着才继续压低嗓音说:“不过我试着去定位帕克。我找到了他的时空参数。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到他那去,但是至少我们知道他在哪了。”

 “然后?”

布鲁斯叹息一声,按了另一个按钮。一张地图代替数字出现了,一个小圆点代表帕克的位置。这张地图看起来很熟悉,超级士兵扬起一边的眉毛。

“加拿大……”

“对,二十五年前。”

“好吧,那还不坏。为什么你这么忧心忡忡的样子,你还发现了什么吗?”

布鲁斯按了另一个按钮,一个单词出现在闪光的小圆点边上。这次罗杰斯倒吸了口气。

“上帝啊。”

 “你也读过威尔逊的档案,对吗?”布鲁斯低声道,他的声音里饱含着对那个已经饱受惊吓的好不容易才睡着的人悲伤和理解。“你知道他在哪出生。”

“在所有的地方中,偏偏……”罗杰斯叹了口气,凝视着屏幕上出现的地名,好像他无法想象一样。“这意味着……”

“如果帕克没在那遇见他那年轻又迷你的小男朋友的话,我会很惊讶的。”布鲁斯哼了一声,语气里却没有任何笑意,他坐在一把椅子上。“这座小镇不大,帕克可能不会等待我们的救援。我们现在还没都不能做,估计他已经猜到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遇到了……”

“一个年轻的韦德威尔逊?对。”布鲁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又心烦意乱地把眼睛摘下来,用指节揉着一只眼睛。“即使这个神奇的巧合没什么影响,他在过去的存在就已经足以改变我们的现实了。”

 “不过我感觉还不错。我是说……”罗杰斯低头看自己的身体,好像觉得自己的身体会变透明似的。“我们还在这。珍妮特也没告诉我们有摩天大楼和民众忽然消失,或者希特勒又死而复生什么的。”他说到希特勒时停顿了一下,厌恶地皱起眉头。“啊,这可能会真的变得很糟糕。”

“这我能解释一下。”布鲁斯嘴角勾起一抹微弱的微笑。“我得承认这台机器简直是奇思妙想。那些科学家造了个了不起的东西。”他指着那个仍然阴沉沉毫无生机的入口说,“这台机器现在包含着帕卡所在的时间。它有点像一个电子游戏……”布鲁斯停顿了一下,看见罗杰斯脸上露出一个好笑的表情。

“我和托尼玩过一些。它们有很有趣。”

 “很好。”布鲁斯挠了挠头,思考片刻后说,“我刚说什么来着?噢,对!它就像一个电子游戏:如果你想保存你的游戏进程,你得按保存。这台机器也一样,只要彼得还在过去,就算作游戏进行中,这里什么也不会发生。一旦他从那个入口出来回到我们身边——游戏结束。他造成的所有改变都会无意识地反映在我们的时空里。踏出入口的一瞬间就是保存进程的时刻。”

“这意味着我们不能救他!如果我们把他带回来,那这台机器会改变现在!”

“也许。”布鲁斯允许自己露出一个坏笑,“但是你也能在结束游戏的时候不按保存啊。”

“那我们该怎么办?”超级士兵叹息一声,扫视着屏幕。“入口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如果我能更改程序,我就可以重设帕卡在过去造成的改变,这样对我们现在的生活就不会有影响了。基本上来说,他所有的进程会被删除,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罗杰斯呻吟一声,用手揉着双眼。

“你看起来可不是这种人啊。你就是喜欢卖弄自己的小发明和天才大脑对吧?布鲁斯,你差点让我发了一次心脏病。”

“抱歉。”布鲁斯嘴角的微笑扩大了,“偶尔让人紧张一下也挺好的。”

“对——”罗杰斯拍拍他的肩膀,用更加严肃的语气说:“做得好。我之前对这整件‘未来会被改变’的事都非常担心。我可一点也不喜欢这些事。”

 “虽然这台机器还没完全运转,不过我能花点时间来编程。我还需要好几个小时。”布鲁斯对着熟睡的史塔克扬了扬下巴,史塔克把他的盔甲脱了,现在正舒服地缩在睡袋里,鼾打得比韦德还响。“有他的帮忙,也许几个小时不到就能完成。不过我们在今晚之前是做不完的,所以你们还是悠着点吧。也许你还能在仓库里找到些我们之前检查漏了的有趣玩意。”布鲁斯把眼镜推回鼻梁上,视线转向韦德。

“这也是个分散他注意力的好借口。他不能知道帕克现在在哪。至少,现在还不行。”

“我同意。”罗杰斯脸上浮现出悲伤和痛苦的表情,他也回头望了一眼雇佣兵。“可怜人,我都不能想象帕克现在是什么感受。他看见的景象肯定……不好。”

“我希望他不要干涉得太多。”布鲁西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既然他不知道我们可以重设他在那里做过的任何事情,也许他会克制自己不受过去影响。要是那样就好了。少一点痛苦,少一点懊悔,少一点感情用事。”

“或者,也许他相信你的能力,他正在做着他相信完全徒劳无功的事情。”罗杰斯补充道,他的视线还久久地停留在韦德身上,他的表情变得更加忧郁了。

“我正担心这一点。”科学家嘟哝着站起来,他的一只手拂过自己疲惫的脸。“来吧。让我继续研究这台吓人的机器。”

- - -

韦德把一只小手放在胸膛上,举起另外一只宣布道:“我,韦德·威尔逊,以兄弟法典的名义庄严宣誓,我不会向任何人泄露彼得帕卡的真实身份,无论是严刑拷打还是百万年的时间都无法让我泄露你的秘密。。”

“你不必这么做。”彼得笑着说,又揉了揉他的头发,韦德撅起了嘴。

“不行,这很重要!如果我们以后是同事的话,我们必须信任彼此。”男孩竖起小拇指,彼得轻笑着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住他的。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韦德似乎恢复了原先的活力和愉快的心情。他还给彼得看了他画给自己的超级英雄服装,他将来会用的小道具的设计草图,还有对他将来的任务和荣誉的详尽的描述。彼得看得越多,就越是感到自己的心抽紧了。但是他没有阻止孩子兴致勃勃的演讲。他们低声地交谈,以免惊动楼下的怪物。这个小小的灰色的房间好像忽然显得更加宽敞,更加美丽,更加明亮了。甚至是床头柜上的台灯都看起来像是一颗小小的太阳。

“你会帮我说好话的,对吗?”韦德的眼里露出半是恳求,半是俏皮的神情,好像他只是在开玩笑,但他又不是在开玩笑。“等我爸睡着了,我们去花园,我可以给你露一手!”

 “我不需要看你的身手。”彼得笑着说,抚弄着韦德凌乱的金发,帮他把额前的碎发拂开。“我已经看见了你的天赋。”彼得的心脏抽痛,眼眶发烫,但是他还没有哭出来,甚至是韦德给他看了一副画之后也没有,一副画着长大后的韦德的画——他把好多人从火灾中救出来以后,他受到了整个纽约的赞美和喜爱。

“那我能看看你的超能力吗?”韦德问道,他扯着彼得的袖口,露出最可爱的狗狗眼。他现在是个孩子的时候摆出这幅表情,彼得更是拿他没办法。“你能攀爬墙壁,对吗?还有呢?还有呢?”

彼得哼哼着往窗外看去。外头还在下雪,寒风呼呼作响。天空完全暗下来了,对闹钟的一瞥证实了他的猜想:“现在是晚上八点半,这可不是一个出门的好时机,别说在外面用蛛网飘荡了,况且外面还有暴风雨。”

 “我明天会给你看的,等天气变好的时候。”韦德不开心地撅起嘴,彼得笑着补充了一句:“不过我猜我现在就能给你一点小预演。”

他甩他的手腕对准天花板,开始织一张吊床;希望韦德的爸爸不会进来,不过即使他进来了,这张吊床也很好地被藏衣柜的阴影下。这是一个很好的角落,彼得转了转右手腕,切断了自己的蛛丝。

“搞定!”

“噢操我的天哪!”

韦德跑到钓床前用一只手指头摸了摸,咯咯笑起来。

“真是太酷了!很柔软又很坚韧!”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他转向彼得,露出大大的笑容:“这是一张人造的床!”

“耶稣啊。”彼得哼了一声,对他射出了一道蛛丝,把他拉到床边,这让小韦德又开始咯咯笑了。“我们得谈谈你的双关语,孩子。”

“我的双关语该死的棒极了!”

“不许用那个词。”彼得戳了戳他的侧身,韦德反倒得意得笑起来,他扭来扭去,试图躲避彼得的手指头。彼得低头看着他微笑,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你不饿吗?现在快九点了,你知道吗?”

韦德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了,他笨拙地嘟哝着:“我还不饿。我在我爸睡着之后才吃东西。这样他就不会看见我进厨房,然后跟我讲一些不好的事情了。”

就像之前一样,他非常努力地挤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又说了一句:“但是我现在能去了,如果你想的话!我猜你饿坏了,呃……彼得先生?”

 “叫我彼得。”彼得轻抚着他的后背,摇摇头说。“没关系。我现在也不饿。”他把韦德拉得更近些,用一只手环住他的肩膀,温柔地说:“我们等会一起下楼。我们还能在天花板上爬呢。”

“真的??”韦德的笑容是那么大,他感觉脸都要笑成两半了。“你知道吗,我觉得我会加点小玩意在我的制服上,你给了我灵感。”

“嘿!别抄袭我的风格!”

“我可没抄,我只是让它变得更好。”

彼得也学他撅起嘴,双手抱胸;韦德咯咯笑——一个天真烂漫,悦耳动听的声音,然后伸出舌头扮了个鬼脸。

“除了拿我的风格开玩笑之外,你就没有什么家庭作业要写吗,孩子?”

 “呃……我是有些学校的事情要做。”韦德承认了,带着略微愧疚的表情看了一眼桌子,接着很快换成了一脸恼怒。“但是它很无聊,又很蠢。老师不会理解我的天才的。”

“那是什么?”彼得真心感到好奇。他是个好学生,他能帮助韦德,如果他需要辅导的话。他盘腿坐到床上,韦德意识到他是真的想知道。小韦德叹了口气,走到桌前,从一叠书中抽出一张纸。这张纸缺了一个角落,有点皱巴巴的,但还能读。也不是说这张纸上有一堆内容啦,上面只有几行老师布置的写作练习

 “‘给未来的自己写一封信,描述你的梦想、愿望和目标。详细地解释一下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也可以以向未来的自己直接提问的形式,让读者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例如:‘我真的像我一直以来想的那样成为一个警察了吗?我的父母造了他们答应要给我造的树屋了吗?’别忘了祝福未来的自己一切都好!”

彼得吞咽了两下,使劲眨了眨眼,才勉强自己把嘴角勾起来。好像这个世界就是想看见他哭泣一样,直直地把他扔进这一团痛苦的巧合和辛辣的讽刺中。

“这个作业挺有趣的。”他勉强挤出几个词。他清了清喉咙,又坚持道:“这个作业需要发挥原创精神。你为什么还不开始写呢?”

“我不能写我想当一个超级英雄。大家嘲讽我的。”韦德发怒道,一片红晕从他圆圆的柔软的脸颊上扩散开来。“他们会嘲笑我。”他从彼得手里猛地抽走了那张纸,把它压回一叠书底下。“蠢极了,我不会做的。”

 “我觉得你应该做一做。”彼得温柔地说,他的声音是如此舒缓,“你的梦想很美,韦德。你不必因此而感到羞愧。不要在意你的同学,告诉他们你是谁,你想成为谁。”又一次,彼得的声音里出现了裂痕,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但是他不会因此而闭嘴。他感觉心中亮堂一点起来了,因为他看见希望点亮了韦德的小脸,他稚嫩的眼睛因为惊喜而睁得又大又圆,

“真的吗?”他小声问,而彼得点点头,脸上还挂着微笑。韦德的脸更红了,他看了看还放在床上的照片。

“妈妈不会嘲笑我的。她会跟说你刚刚说过的话。”

他勾起嘴角,但是他的微笑里只有满满的悲伤和痛苦,他的声音里也染上了悲痛:“她会抱抱我,还会告诉我,‘你会变成有史以来最棒的英雄,宝贝男孩!”

彼得猛地抬起头。仿佛有人往他脸上挥了一个巴掌。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他低声问,感觉身上冷热交替。

“她会抱抱我。”韦德重复到,脸颊又开始发烫,奇怪于彼得奇怪的语调。“而且还会叫我‘宝贝男孩’。她总是那么叫我。”韦德脸上的微笑回来了,他走到床边,把他妈妈的照片捧在手里,他错过了彼得震惊的表情。“我是她的宝贝男孩。她叫我的时候总是满怀爱意,它听起来真美好啊。”

他温柔地用指尖滑过他母亲脸庞的轮廓,低语道:“我跟自己有个约定,你知道吗?我向自己保证,如果我能找到我的一生挚爱,一个我会永远爱着的人……我就会那么叫他。我知道,这是对爱最好的表达。”他现在看起来有些羞涩了,害羞而苦恼。“也许是因为我只知道这个称呼吧。”

一声奇怪的,抽噎的声音让他抬起头来。他看见彼得。

“彼得先生!”

他犹豫了片刻,缓缓走近彼得,一只小手撘在他的手臂上,温柔地低声问:

“彼得先生,你为什么哭了?”




——————第二章完

前情提示:大韦德对彼得的昵称就是宝贝男孩哦。

不好意思真是好久没有更新了呢,我超喜欢贱贱,也超喜欢这个故事,一定会把它翻完的。

虽然文章用词也有反复斟酌过,不过肯定还有译的不好的地方。

文章没有Beta,欢迎捉虫。

 

传送门 第三章上

评论(8)
热度(83)
  1. 如果我是DP你会爱我吗阿鲸鲸XD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鲸鲸XD | Powered by LOFTER